干烂事,写烂文,当烂人
过激零左钟左,看见右就会拉黑
会很可怕的查主页推荐关注,很会搞连坐,建议右人也拉黑我
当攻粉真是私密马赛呐

【零all】朔间零女装回

零all,只有零all,很短的无脑段子充斥个人xp,本篇出场有:白鸟蓝良/天祥院英智/朔间凛月/莲巳敬人


“朔间……”天祥院英智进门前甚至礼貌的敲敲门,之后也不管人应没应答就推开门,口中唤着室友之一的名字。

进门后,他瞬间就有些僵硬,脑海中的空白侵占了原本的思绪,让英智想不起自己叫朔间零做什么。

——毫无疑问的女性衣服,摇曳的裙摆和一片光滑白净的腿部肌肤足以说明,要不是对室友的半长黑卷发过于熟悉,或者说对室友本身过于熟悉,他可能会把保安叫来。

听到声音,另一个绿瞳室友第一时间将眼神投递过来,他怀里还抱着朔间零的抱枕,抱枕上惑人心魄的笑容被手臂挤压的变了形。白鸟蓝良眼里的“救命”......

能评论了

另:博主失踪归期不定

微博发的诡秘相关

没有克右月右


克蒙 

月地 

『金蝶封珀|24:00』易感期

上一棒:@绥宴 

非典型性ABO,Beta钟离×Alpha胡桃,易感期,极致敷衍的短文,感觉对不起大家


“钟离……钟离……”胡桃面色潮红,眼睛里蓄满了眼泪,缩在一个成年男性Beta的怀里,这似乎违背了Alpha主导者的天性。脑袋从钟离颈侧探出来,牙齿在腺体附近磨砺,眼泪、口腔里的口水一起打湿了那位Beta的后颈与附近的衣服。

屋内的灯光不甚明亮,毕竟抱着一个人点灯实在不能算方便。

钟离一只手扶住自家堂主的背,一只手抓住书卷,需要另一只手翻页时就安抚性地摸摸胡桃的头。Alpha的易感期实在难挨,情绪上来的很快,明明先前抓好了药,真的到时候了却是一口都...

『金蝶封珀/12:00』胡堂主皮肤饥渴症的半日

上一棒:@大慈善家 

下一棒:@yosa. 

*皮肤饥渴症症状我乱说的嗷

*流水账日常,很短,甚至和七夕没什么关系

*钟桃未满


钟离疲于应付过于粘人的上司,他该在璃月港闲游,与路上行人或者物色过的对象交谈或者交易,虽然此时是在做这些事情不假,可预想外的小少女紧紧贴着他的胳膊,这让他有些分心。


无奈的客卿低头去看自家上司,小姑娘很坦然的笑,涂着黑色指甲的手一刻也不曾放松过。


“看我干嘛,难道让客人干等着你?”​胡桃这么说。这样粘着客卿她也不想的,只是往生堂本来员工就少,还都并不清闲,就算是固...

【零凛ABO】感谢这场毫无头绪的意外07

*ABO失忆×孕期

*可能有很多常识性错误因为作者没有常识

*要打一个原创人物出场的预警吧,过渡为主

*吃了很多书,有让我感到恐慌的ooc预警


“小夏问了我你的行程,定在下周五17:30,es大楼的3号会议室,我把日程设好了,你……”凛月干净利落地说完安排,犹豫了一下,“兄长别太担心,不管她说了什么都……”


他捂捂床头的灯,盯着黑暗里的哥哥却说不出什么话。零还在怔愣,意识到弟弟的失言笑笑,扑到床上揉揉凛月皱紧的眉头。


“凛月才不要紧张喏,吾辈会好起来的。”朔间零眯着眼睛笑,拨开弟弟的头发轻吻,“凛月先睡吧。”


零去洗漱了,凛月并没有如他所愿...

感谢意外接下来还是会有惶的,也翻不了ao3,呃呃……我肯定不愿拉灯,就是放不出来的问题

【梅叶缠岩12h—10:00—】无关神明

*不伦不类中西没和,意思是西幻但加了原设和私设变成狗屎

❗有钟mob暗示❗

可能算有原创人物…?和顶级ooc


上一棒@华扇不是花衬衫 

下一棒@茶茗囧 


“吾神,此女即试选出来的神侍,众人已经候在殿外,随时能让她接受您的洗礼。”​主教恭敬地对神像说,殿内不久就飘荡着“en”的发音,主教行了礼退下。


新晋神侍端正的立在首位,她刚用掺了圣水的天泉水沐浴,换上武神亲自光顾过庄园的蚕丝织成的绸缎衣服——圣女那一套只有这种时候才能享受到——小少女即使再怎么沉静,看到缓步从殿里出来的主教还是不由得紧张咽口水。


于是带着一群人踏入大殿,这其实是她第一...

利GB梦女文,不打tag(所以在文前聊天…)

名字是有关他的故事

梦设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也说的过去吧!

企划文途中转换心情修了一下两年前的梦文,早就想修了

比一修新增了「我对利威尔的明显感情与上床暗示」很想和他上床但本篇只有暗示,真正能体现GB的内容等我对他再燃高热情(等p3放送)再写

话说我没发过初版吧,0和2是真梦女1说是原女好一些?其实我梦是写原女自己代入的类型吧。总之一修也删了当然我自己还留着

桐这个称呼呃……就是说,我这名好东啊

写的时候我还没看看海后的剧情也没到结局(就是讨论度没那么大)所以和原剧情有所出入

年龄差44来着,卧槽我真敢

一万字出头

一些内容有灵感来源,在文后有「我他妈也忘了!」的注释,两年唉,忘......

【零凛】感谢这场毫无头绪的意外06

*ABO失忆×孕期

*本章莫名其妙狗血和丧

*有电台投稿但我其实对它一窍不通


“那零哥哥也不要忘记多陪陪凛月君n”逆先夏目眯眯眼睛。


“当然~”​


送别忙碌的二人,凛月还趴在栏杆上,手里握着那部私人机一晃一晃,看似要摔下来却每一次都能抓的稳稳当当。


“兄长。”他这么喊,“你这部手机里有很私人的东西。”明显有什么未尽之言,但朔间凛月不打算说下去了,他失忆的恋人也了然的点点头——有些刺激性的记忆吧。


零笑眯眯地应着,垂下眼睛邀请弟弟做些什么健身活动身体。


运动过后的身体急需补充结契ALPHA信息素,朔间...

© ←这是1 | Powered by LOFTER